5月31日,上海已入夏

  5月31日,上海已入夏

  5月31日,上海已入夏。在新锦江大酒店门口,近500名来自湖北医疗队的援沪人员身着统一的红色队服,沉浸在欢声笑语中。上海疫情期间,整个湖北医疗队共派出1500多人支援上海,为期两个月的任务圆满完成。而他们也是坚守到最后一批撤退的医疗队,驻守上海整整58天。

  在人群中,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看着一张张年轻医护的笑脸,若有所思,脸上透着疲惫。第一财经记者一眼便认出了他——武汉金银潭医院主任夏家安医生。

  两年前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夏家安就冲锋陷阵在临时救治病区一线,并与当时赶赴武汉的上海援鄂医疗队的中山医院重症科主任钟鸣等结下深厚友情。在上海疫情警报拉响的第一时间,4月3日,夏家安率金银潭医院医疗队支援上海。

  看着眼前的欢腾,再回望过去两个月的艰苦,夏家安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两个月头发都变白了,我来的时候还是一头乌发。”他笑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压力太大了。”

  这种压力不同于两年前武汉的疫情,当时是每天都在与生死较量,而这次上海疫情的压力则是来自于保持方舱医院“零死亡”的考验。

  两个月来,夏家安没有一天能睡踏实。“手机是不敢关的,生怕晚上有紧急情况,要进行远程指导,甚至半夜也可能要赶到方舱。”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幸运的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我们病区的‘零死亡’纪录也一直保持到最后。”

  夏家安支援的是新国博方舱医院W1舱的第四病区,W1舱在4月21日完成改建,由原来收治轻型病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收治普通型合并基础疾病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就是成为了亚定点医院。

  这一转变让夏家安肩负的任务重了百倍,虽然床位数减少,但医护人员需要处理的情况更加复杂了,工作强度更大了。夏家安主管的病区中,80岁以上合并基础疾病的患者有20多位,其中年龄最大的102岁,还有一些失能老人。这与夏家安印象中的方舱情况完全不同。

  近一个月来,夏家安每天5点多就起床,6点多在线上学习其他学科的专业知识,以更好地对患者进行救治;8点前进方舱,有时一呆就是几小时,出舱时已浑身湿透。

  5月28日上午,夏家安正式完成新国博方舱的交接班工作,终于松下一口气。“上海医疗队接手了我们的工作,说实话心里还有些不舍,放不下那些病人。”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夏家安“硬汉”形象背后,其实“心很软”。他曾在武汉疫情期间,就因不忍看到一线抗疫的护士们倒下了还在继续拼命,一度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泪流满面。

  离开方舱这天,也是夏家安47岁的生日,这个在上海特殊时期度过的生日令他难忘。当天,夏家安收到远在武汉女儿的短信:“祝爸爸生日快乐。”一句平淡的生日祝福,让夏家安感动了很久。“两个月时间有点长,确实也非常想念家人,想念女儿了。”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夏家安原本就预计湖北医疗队可能撤离的时间会比较晚,但他也为自己坚守到最后感到义不容辞。“武汉和上海两个城市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我走在上海的南京路上,跟走在武汉的南京路上,感觉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城市之间,有一种心心相惜的磁场。”夏家安表示。

  在上海的两个月,也拉近了夏家安与同事们的距离。“本来其他科的同事都觉得我是个严肃的人,通过这两个月的朝夕相处,他们觉得我挺亲切,大家从原来彼此不熟悉走向了熟悉,这要感谢上海。”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临别时,夏家安给曾在武汉一起作战的队友、中山医院钟鸣教授发了一个视频,此刻的钟鸣仍身穿“洗手服”,奋战在浦东的新冠救治一线。

  “包括我和钟鸣在内的所有经历过武汉疫情的医务工作者,其实心理都有过不去的坎。”夏家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时的冲击太强了,一直到这两年才慢慢缓过来,现在又经历了上海的疫情,希望都会成为最后一次。”

  作者:钱童心

【编辑:岳川】